靈力融合的感覺非常奇妙,讓兩人不禁沉浸其中,忽然江浩心里一動,用心引導這股靈力在自己體內十二正經循環一圈,發現自己的靈力竟然有增強了一分。

    隨后又引導這股力量進入鐵玉香體內循環一周,他也能清晰感受到鐵玉香整個經脈運轉的情況,發現鐵玉香的靈力也增強了一分。

    隨后兩人的靈力自然分開,江浩和鐵玉香從修煉狀態中醒來,鐵玉香一臉驚喜的看著江浩,“相公,剛剛那種體驗,好奇妙啊?!?br>
    江浩也覺得很奇妙,原來世間還有那么多自己不了解的事情,種種玄奇,這個世界還有無數事情需要自己去了解、去體驗。

    包括自己得到的系統也是如此。

    第二天起來,江浩在院中鍛煉,發現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耐力都有了不少的提升,如果給一個數值的話,差不多比之前強了一倍有余,這讓江浩十分驚喜。

    修煉終于體現出效果了。

    要知道,一個人的體能是有極限的,和身體素質有極大關系,江浩原先的身體情況,在普通人中已經算是很強壯的了,堪比特種兵,在想增加已經困難,除非靠那種摧殘的方法強行刺激潛能突破,但想要一下子增強自己的一倍力量和速度、耐力,那也是不可能的。

    沒想到昨日修煉,竟然讓自己突破了自己的極限,恐怕自己現在的體能,已經達到人類一個很高水平了吧。

    江浩回到房中,見到鐵玉香后問道,“娘子,今日你可感覺到身體什么變化嗎?!?br>
    鐵玉香立刻說道:“我剛還想相公回來和你說呢,我發現今天我的皮膚好了不少,精神頭也很充足,感覺頭腦更加清晰靈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日修煉突破的原因,相公你有什么變化?!?br>
    江浩攥了攥拳頭,“我覺得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耐力都增加了不少,恐怕這就是修煉所得吧?!?br>
    江浩忽然一笑:“這一切,還真的要多謝那個淫賊所賜?!?br>
    “淫賊,什么淫賊?!辫F玉香詫異問道。

    江浩這才想起來,那淫賊桑沖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時候他也沒和鐵玉香說過,現在一不小心卻說漏了嘴。

    也無所謂了,事情過去半年之久,告訴娘子也無妨,隨后江浩就將夏天他們去別院居住時,有淫賊摸上門來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鐵玉香,鐵玉香聽得很是驚訝。

    當聽到江浩把那家伙喂了老鼠后,鐵玉香卻沒有害怕,反而咬牙切齒的說道:“那種淫賊,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子,不知道又有多少女子為此自盡喪命,毀了一生幸福,就應該遭受世間最痛苦的懲罰,相公做的對?!?br>
    江浩笑著拍拍鐵玉香的手說道:“好了,不說他了,他臨死也算做了一件好事,要不然我們也得不到那本修煉功法?!?br>
    “娘子,今后我們還要勤加修煉,看看最后能達到什么效果,是否真的可以長生不老?!?br>
    鐵玉香搖搖頭,“我知道長生不老只是奢望,我只求能和相公多廝守幾年,快快樂樂過完這一生就足夠了?!?br>
    ......

    冬去春來,

    又是一個陽春三月,

    江浩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年時間,可他的任務,還沒有一點進展,眼看院試在即,江浩這些日子也在加緊備考。

    三月十五,院試開考的日子,

    院試分做兩場,第一場正試,兩文一詩,第二場復試,一文一詩,江浩都答的很是輕松。

    三日后張榜公布,江浩帶著自己的書童來到貢院外,還看到了簡玉珩、溫子然、上官申、張健升、未央生等人。

    眾人見禮后,未央生埋怨道:“潤玉兄抱得美人歸,沉醉溫柔鄉里,也不經常與我們出來玩耍了?!?br>
    溫子然卻是說道:“想來潤玉是用備戰科舉才不常出來,哪像你,雖然報名考試卻不用心,潤玉可以爭奪一個案首,你呢,覺得自己考得上嗎?!?br>
    未央生攤攤手,一臉嬉笑的說道:“我志不在官場,我的理想是嘗遍天下美人滋味,那才是人間樂事,科舉太麻煩了?!?br>
    眾人聊著天,幾個衙役出來,手里捧著一張紅紙,眾人知道要出榜了,全都翹首看過去。

    榜單貼好,又等了約莫一刻鐘時間,有衙役敲響銅鑼,高聲喊道:“吉時已到,南昌城金科院試開榜?!?br>
    有人解開紅榜上面的黃色覆紙,眾人都向著榜單看去,頓時有人驚呼道:“第一名是江浩江公子,江公子是案首,江公子來了嗎?!?br>
    簡玉珩、溫子然一看江浩是案首,立刻抬手恭喜,其他人看到江浩,也紛紛過來見禮恭喜。

    江浩微笑還禮。

    隨后又看榜單,簡玉珩、溫子然也考上了,至于上官申、張健升、未央生三人卻是未能上榜。

    就在江浩準備告辭回家時,張健升跟上來,說道:“恭喜潤玉兄中得金科院試案首,潤玉兄,這南昌府乃是寧王的封地,寧王愛才,知道潤玉兄有過目不忘之能,特邀請你去絕世樓一觀天下奇珍,不知道潤玉兄可有興趣?!?br>
    江浩心里一跳,心說終于來了,這個機會,自己可是等了足足一年啊。

    江浩臉上浮現出笑意,“寧王邀請,那是江某的榮幸,還請健升兄安排?!?br>
    “好的,我知道這兩天潤玉兄肯定很忙,過兩天,等家里為江兄慶祝之后,我再邀你一同前往?!?br>
    “好的好的?!?br>
    看著張健升離開,江浩拳頭攥了攥,臉上笑意不減,旁邊的書童催促道:“少爺,咱們快回去吧,估計家里早就聽到您高中的信,等著給您慶祝呢?!?br>
    “哈哈哈,好,回去?!?br>
    江浩高中案首,家里來了很多鄰里朋友慶祝,老丈人鐵道人自然也來了,在院中擺了好幾桌酒席,熱熱鬧鬧慶祝了一番。

    晚上,江浩也是興奮,抱著玉香好一番折騰,弄得自家娘子嬌喘連連。

    三天時間過去,張健升登門。

    “江兄,可準備好了,現在我們去絕世樓一看天下奇珍如何?!?br>
    “好!”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