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了,

    飯菜做好,江浩叫客人上桌。

    韓琛看向阿咪,笑著打招呼道:“這位想必就是東星銀鳳吧,久聞其名,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了?!?br>
    阿咪看看韓琛,點頭道:“韓先生你好,我也久聞大名的,今天我只是跟著阿浩來散心的?!?br>
    “對對,散心好?!?br>
    江浩看到韓琛帶來的那兩個人,眼中閃過一絲莫名意味,問道:“韓先生,不給介紹一下你的兩個兄弟嗎?!?br>
    韓琛看看自己兩個小弟,笑著說道:“這是我小弟傻強,這是阿仁?!?br>
    傻強和倪永仁啊,

    江浩在傻強臉上掃過,重點在阿仁臉上停留了幾秒鐘,年輕時候的倪永仁啊,這家伙也是臥底來著。

    他的無間地獄,比自己還要煎熬的多。

    江浩點頭,“很不錯的兩個手下,以后大有前途,值得重點培養啊?!?br>
    傻強聽到江浩的夸獎,笑的大嘴咧到耳根后面,“謝謝暴龍哥夸獎,暴龍哥從出道到現在不過半年,就成了旺角坐館大哥,可是道上無數人的楷模啊?!?br>
    “你也想做大哥?!苯茊柕?。

    “想啊?!?br>
    “那你呢?”江浩看向倪永仁問道。

    梁潮偉,啊不對,是阿仁抿了抿嘴說道:“我啊,沒想那么多,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br>
    “佛系?!苯菩χf道。

    韓琛聽的有些莫名,問道:“佛系,什么意思,你是說阿仁應該多拜佛嗎,江先生也信佛?”

    江浩搖搖頭,“我不信佛,我信道家的,佛家修來世,道家修今生,我今生還有機會掙扎出苦海,可有些人,卻一直在苦海里沉淪,不得救贖?!?br>
    倪永仁眼中忽然閃過一絲黯然。

    “呵呵,好了,我胡說八道的,嘗嘗我做的石斑魚味道如何?!苯浦钢郎系牟苏f道。

    韓琛看著桌上的大魚說道:“之前聽說暴龍一把砍刀從街頭砍到街尾,就是因為小混混騷擾了你的大排檔,是不是真的?!?br>
    “是真的,要是沒那幾個家伙,我估計還在做大排檔呢?!苯频?。

    “那江先生有如今成就,是不是還要多感謝那幾個人?!表n琛笑著說道。

    “人一生中會遇到很多人和很多事情,不管好的壞的,我們都要面對,感謝他們,我覺得就未必了,如果沒有那件事情,我可能還是一個廚子,每天做做飯,收工后和朋友喝杯酒,吹牛打屁,找一個不漂亮但是愛我的妻子,平平安安過完這一生,其實那樣的人生想想也很好,不是嗎?!苯频?。

    “對,平淡是福,有時候走到我們這一步,并不是我們自己的選擇,而是一點點推過來的,我想,這就是命?!表n琛點頭道。

    吃過飯,韓琛帶著兩個小弟坐快艇離開,江浩和阿咪停在船頭曬太陽,“阿浩,你真的相信命運嗎?!卑⑦浜鋈粏柕?。

    “信!”

    “以前我是真的不信,可是后來就信了,如果不是命運,我又怎么可能來到這里,經歷這一切,還能遇到你,對不對?!苯频?。

    ......

    幾天后,江浩名下多了幾處產業,彌敦道上的幾家酒吧、KTV、洗浴中心的所有權,是包括房地產權和一切物業的。

    彌敦道是香港最繁華的街道之一,貫穿尖沙咀、旺角兩個商業區,兩旁商業和住宅大廈林立,就算現在也是有名的商業街區,后世電影里經常出現的那個鏡頭,就是站在海邊,隔??粗愀鄯比A的霓虹燈,基本上看的就是彌敦道。

    這幾處產業現在作價1.5億,等10年后,絕對價值20個億,甚至更多。

    而且這些東西,是屬于江浩個人的。

    他付出了什么,簡單來說就是付出了旺角和油麻地的毒品經營權,這個很重要,黃賭毒是一個地區最大的收入來源,毒還是大頭,一般幫會不會輕易放手,但對江浩來說,他又沒有那么重要。

    反正他又不會經營毒品生意,不如賣個好價錢。

    韓琛覺得自己不虧,因為他的勢力觸角,延伸到了旺角和油麻地,相當于他控制了整個油尖旺區的毒品市場。

    運作好,2年就能回本。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算計,誰知道,誰又是笑到最后的那個呢。

    ......

    嗖~

    “啪!”

    一個酒杯被狠狠摔在墻上,酒液濺了一墻壁,雷耀揚看著殷紅的墻壁,心里的氣依舊難消,“媽的,給外人都不給我,暴龍,我艸你嗎的?!闭f完又抄起旁邊一瓶酒,狠狠摔向墻壁。

    “啪?。?!”

    酒瓶爆碎,酒水撒的到處都是。

    旁邊幾個小弟嚇得都低著頭不敢吭聲,雷耀揚的頭號小弟阿豹看看自己老大,說道:“大哥,現在怎么辦?”

    雷耀揚喘了幾口氣,恨恨說道:“媽的,還真以為旺角油麻地就是他暴龍私有的了,我進去又如何,我要強入旺角,阿豹,之前你不是聯絡了那邊幾條線嗎,直接鋪貨,我看他暴龍能怎么樣?!?br>
    “好的大哥?!?br>
    ......

    事情梳理好,江浩又有了時間看書,江浩看書不挑,就挨著看,拿到什么算什么,他覺得一些自己不注意的知識,有時候沒準就能發揮巨大作用。

    現在他看的這本書就非常生僻,或者說一般人根本不會買,可他就出現在了王森的書架上面,叫《毒理學百科》,主要研究的就是如何制毒。

    這里的毒不是毒品的毒,而是真正能毒死人的那種毒。

    江浩懷疑這本書是王森為了研究制作毒品買來的,不過買來后發現根本不是他需要的,就束之高閣了,現在被江浩翻了出來。

    “A級無機劇毒物、A級有機劇毒物、B級無機劇毒物、B級有機劇毒物......”

    “氯化物、氰化物、砷化物......”

    “霉菌、蛇毒、蘑菇......”

    就在江浩看的津津有味時,房間門忽然被人推開,周坤這家伙晃晃蕩蕩走進來,一臉的春風得意。

    湊道江浩身邊,看看他手里的書,全都是一堆鬼畫符,說道:“你說你一個坐館大哥,弄得自己像個大學教授一樣,還看這些書,有意思嗎?!?br>
    “整天像你一樣就有意思了?!苯频f道。

    “阿浩,我和你說啊,哎哎哎,你別看書了,聽我和你說,阿浩,謝謝你啊,我非常鄭重的感謝你?!敝芾ひ荒樑d奮的說道。

    “你發什么神經?!苯圃尞愓f道。

    周坤一臉嬉笑說道:“當初你讓我弄電影公司,我還沒覺得咋地,可現在我終于發現,原來玩女明星是真他媽的爽啊?!?br>
    “你玩誰了,興奮成這樣?”江浩問道。

    “呵呵,呵呵呵...,就是那個大眼美女明星啊,我不是跟著劇組嗎,原本我想媾女來著,可人家根本不搭理我,前幾天戲份結束了,我感覺沒有機會了,就在酒店里堵住那個女人,直接和她開價,一套房子讓我玩三天,你猜怎么著,她同意了?!?br>
    “之后三天,我們兩個人就沒出酒店房間,我靠,那個女人還真他媽浪,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是能開的地方我都開了,累得我腿都是軟的?!卑⒗っ硷w色舞的說道。

    江浩像看傻瓜一樣的看著阿坤,問道:“一套房子?一套房子玩三天,你有錢燒的還是腦殼被人打壞了?!?br>
    “人家是大明星來的嗎?!敝芾さ?。

    “大明星,下面鑲金了還是嵌玉了,對了,哪里的房子,多大面積啊?!苯茊柕?。

    “嘿嘿,九龍的,不大,500平尺啦?!敝芾ばχf道。

    “500平尺,那也要七八十萬了,周大老板你還真是有錢啊,那些大老板玩明星都沒你這么大方啊?!苯茮]好氣的說道。

    “嘿嘿,所以我又提出個條件,等交房時,再讓我玩三天,她同意了,呵呵呵呵?!敝芾ひ桓辟嵉搅说谋砬?。

    江浩真是無語了。

    “你知道嗎,現在拍一部小成本電影,都要不了七八十萬的,你卻用來艸一個女人,用這些錢,都可以自己捧一個女明星出來了,還不是隨便你玩。你還笑,笑什么笑,人家一定當你大水魚來著,真以為自己是高爾夫球星啊,咱們只是混混啊?!苯评^續數落道。

    周坤還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可是兄弟,真的好爽的,后面還有三天呢,要不我讓給你?”

    “滾~~~”

    周坤和江浩在這里笑鬧一陣,領了命令走了,江浩要求他最少在三個月內拍一部電影出來,內容什么他不管,拍好之后想辦法送去院線播放。

    第一部戲賺不賺錢無所謂,江浩就是想讓他熟悉一下流程,以后慢慢就好了,而且他制作的還是三級片,投資也不大,有一定的觀眾群體,應該賠不了多少錢的。

    時間一晃半個月過去,這天江浩接到韓琛電話,“江先生,我們發現一件事情,在旺角和油麻地那邊,好像還有別人賣貨,這件事情你知道嗎?!?br>
    江浩一愣,“我不知道?!?br>
    “不是你的人?!表n琛道。

    江浩皺眉,說道:“絕對不是我的人,我暴龍做人做事最講誠信,既然我們有協議,那就不會破壞,我說過不插手毒品生意肯定不會插手,既然這件事情出現在旺角這邊,我有責任管,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br>
    “那邊是江先生的地盤,你出手也會更方便一些,那就這樣了,有時間一起釣魚啊?!表n琛說道。

    “好,有時間聚?!?br>
    江浩放下大哥大,臉色變得有些陰沉,他都不用調查,就能八成猜到這件事情可能是誰做的。

    “阿俊~”

    江浩喊了一聲。

    阿俊很快從外面過來,“怎么了大哥?!?br>
    “有人在我們的地盤亂賣粉,不是韓琛那邊的人,是另一波,把弟兄們撒下去,把人給我揪出來?!苯品愿赖?。

    “好的大哥,我這就去做!”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