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小欣查到了關于馬丁·馬克思的信息?!?br>
    “根據購物信息分析,馬丁·馬克思的家庭住址登記在萊斯林大街22號公寓301室,水電繳費沒斷,在西雅圖‘強士’健身房辦有健身卡,根據健身房來客登記信息,每周的周三和周五,他都會去健身房健身一個下午?!?br>
    “馬丁·馬克思名下有一輛車,Jeep牧馬人,車牌號是XXXXXXX,他在美岸咖啡店辦理消費卡,在‘Trader Joe's’超市辦理購物卡......?!?br>
    一條條信息跳出來,可謂事無巨細,互聯信息時代這點最可怕,可以讓一個人幾乎沒有秘密。

    江浩把這些資料仔細看完,不管有用沒用記在心里,想要替代一個人的身份沒那么容易,任何一點紕漏都有可能出錯。

    看完資料,江浩看看時間,下午一點半,今天剛好是周五,0K,去那家‘強士’健身房看看。

    強士健身房是一家半專業級別的健身房,客戶主要是健身愛好者,江浩和前臺小姐聊了一會兒,前臺小姐被江浩舔的心花怒放滿臉笑意,答應給他一張三天的體驗卡,感覺不錯再辦卡,就這樣,江浩一分錢沒花進了健身房。

    健身房內不少家伙在擼鐵,江浩脫掉衣服,露出一身完美肌肉,獨自練起來,他以前就是健身教練,對健身設備輕車熟路,根本不用別人指點。

    下午兩點半,馬丁·馬克思開車來到健身房,和前臺打了一聲招呼,把東西放在自己的柜子里,換了一身衣服來到鍛煉室,先到跑步機那邊來個二十分鐘慢跑,把身體活動開。

    期間馬丁遇到熟人,打招呼問候,還約定一會兒一起練習,給對方做助理什么的。

    馬丁剛一進來,江浩就發現了他,開始有意無意的觀察他,觀察他的樣子容貌,走路動作,行為舉止,記憶他說話的嗓音和腔調。

    練了三個小時左右,馬丁準備離開,和相熟的朋友打了招呼,在浴室沖了個澡下樓,開上自己的吉普車離開,江浩站在窗口,看著汽車消失。

    車牌號和小欣查到的一樣。

    江浩也沖了一個澡,下樓和前臺打招呼告辭,對于行動,他還有一些需要準備,一直轉到晚上八九點鐘,終于買齊了自己需要的工具,也花掉了他差不多4萬美元。

    回到酒店,江浩開始制造人皮面具,根據腦海中的記憶,經過一個小時努力,江浩終于做出了一張面具,坐在鏡子前給自己帶上,然后又仔細化妝一番,在看鏡子里那個人,已經和馬丁·馬克思一般無二。

    這還沒完,遠遠不夠。

    翌日,

    江浩早早來到馬丁住的公寓附近,偵查了一番情況,看到那輛吉普車就停在樓下,他正在思索接下來要如何做,就看到馬丁拿著一套吊具丟到車上,開著車離開了。

    看來這家伙還是一個釣友,趁著周末釣魚去了,這到更方便了江浩。

    江浩來到公寓302室,左右沒人,也沒有監控器,掏出一根鐵絲,在門鎖上捅了幾下,防盜門咔嚓一聲開了,閃身進去。

    公寓不算大,大概七八十平米,看看房間的設施和擺設,典型的單身公寓,沒女朋友沒老婆沒孩子,看來也是個單身狗,其實單身狗的生活挺好的,自由沒拘束,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找老婆都是想不開的人。

    江浩在房間里翻找起來,最后發現一個筆記本,是蘋果本,江浩拿出電腦和馬丁的筆記本對接,“小欣,破解這臺電腦,看看里面有沒有可用信息?!?br>
    對這種私人電腦,小欣破解起來簡單輕松,江浩話音剛落,馬丁的電腦就進入了主畫面,隨后小欣翻找信息,有用的信息彈出來。

    江浩看了看,沒有什么真正的隱秘的信息,對這江浩也理解,波音的研究室絕對不會讓工作人員在個人電腦里存儲公司高科技資料的,各家公司對這一點的規定都很嚴。

    不過也不是全無收獲,江浩就從中看到了一份有價值的東西,是波音公司總控數據中心的值班表,其中記錄了值班情況,每周馬丁都要在公司值2個晚班,周一晚上和周四晚上,這也是他為什么周三和周五下午去健身的原因,因為放假。

    不止如此,這份值班表上,還有一些值班人員的名字,有十幾個,可以肯定,這些人都是波音公司總控數據中心的工作人員,也就是說,這些人是他的同事。

    “小欣,搜索這張表上的人,核對信息?!苯圃俅蚊钚⌒?。

    小欣開始通過互聯網搜索這些人的信息,有名字,有工作單位,地址盡量放在西雅圖,這個范圍就會小很多,不多時小欣就搜索出三四十個結果,都是帶相片的。

    “先生,有信息重合人員存在,沒有更詳細信息,無法更細致甄別?!毙⌒赖?。

    “這就夠了?!苯频?。

    江浩有過目不忘能力,三四十個人,全部記住就好了。

    ......

    關閉電腦,掃除自己來過的痕跡,江浩離開了馬丁的家,回到酒店后,江浩開始操作股票。

    把之前購買高通的股票全部賣掉,回籠資金,這段時間高通的股票正在逐步回升,之前他就在緩慢放貨,今天終于全部放完。

    半個月漲了大概百分之8左右,江浩又賺到了1個多億,現在他手里的資金超過了20億。

    這筆錢繼續被操作,分散到全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十幾家銀行和三百多個公司賬戶內。

    今天,江浩要做的就是開始做空波音。這次江浩依舊采用的5倍杠桿。

    “好了,現在,就看自己如何操作,把波音公司的股價打下去?!苯菩χf道。

    ......

    翌日傍晚,江浩再次來到馬丁住的公寓,看到那輛吉普牧馬人就在樓下停車位。

    來到樓上,江浩直接敲響房門。

    “誰???”

    馬丁有些疑惑的過來開門,可是門剛開到一半,他剛露出半個身子,忽然伸進來一只手,一下子點在他身上,馬丁頓時暈了過去,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江浩抓住暈過去的馬丁,直接把他拖進房間,關好房門,人放在沙發上。

    看著昏迷的馬丁,江浩開始施展催眠術。

    江浩會催眠術嗎?會,但不算精通,在驚天魔盜團世界,江浩曾經學習過魔術,也接觸過催眠術,和催眠大師梅里特·麥克金尼請教過一些這方面的知識。

    江浩做不到直接催眠,可是借助一些特殊環境,催眠人還是能完成的,最輕松的,自然是直接把人弄暈然后再催眠。

    不過這種做法真正的催眠大師是不屑做的,太丟人,沒有一點魔術師的優雅,江浩是個實用主義者,能用就行。

    催眠完成,江浩開始詢問。

    “馬丁·馬克思,你還有別的名字嗎?”

    “沒有?!?br>
    “你在波音公司工作多久了?”

    “4年?!?br>
    “你的上司是誰?”

    “數據中心主任霍斯特·布蘭德,數據中心副主任史蒂夫?!?br>
    江浩之前看過名單,讓小欣找出過那些人的照片,聽到名字立刻和腦海里的照片做了一個簡單對比。

    “你每天都怎么去上班?”

    “開車去?!?br>
    “如何進入數據中心?!?br>
    “進入數據中心需要三重身份驗證,第一道出示身份卡片進入波音公司研究院,第二道指紋進入研究區大樓,第三道進入數據中心需要虹膜驗證?!?br>
    江浩停下詢問思索起來。

    卡片馬丁就有,指紋可以復制,虹膜可是現在最先進的檢測技術,根本沒辦法復制,怎么辦?

    江浩現在也想不通。

    這個先過,江浩繼續提問,“數據中心內的情況怎樣,儲存著什么數據?”

    “數據中心是波音研究院的總資料庫,獨立服務器,儲存著波音公司幾乎所有數據,與外界物理隔絕,沒有任何網絡連接,想要得到數據必須進入數據中心,獲得某類權限可得到某類資料?!?br>
    “你有沒有權利查閱資料?!?br>
    “沒有,我的工作是維護數據中心正常運作?!?br>
    江浩提問了很多問題,旁邊還讓小欣不斷在網上查詢資料,與馬丁的話找出照片相對應,這樣可以更加直觀,基本上不留死角,高科技和縝密特工相結合,江浩感覺自己有超級特工的潛質。

    隨后,江浩從空間里拿出工具,這些都是提前準備好的,復制馬丁的掌紋,到時候做成一個薄薄的套,戴在手上就可以了。

    可最后馬丁說的虹膜檢測,江浩依舊沒有什么好辦法,就算做了隱形眼鏡也不管用,因為虹膜檢測是動態的,除了基本虹膜走形,還有動態血管收縮變化。

    就算把眼睛摳下來也不管用,必須活體的,江浩現在根本沒能力達到。

    ......

    周一。

    傍晚,

    今天馬丁值晚班,傍晚時分開車來到公司,吉普牧馬人在門口停下,工作人員過來,對馬丁的卡片進行驗證,同時有人檢查車輛,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和違禁品。

    這里的門衛可都是士兵出身,身上都帶著槍械,荷槍實彈,

    “車上檢查完畢,沒有狀況?!?br>
    守衛又瞅了馬丁一眼,把卡片遞還給他,

    “好了,通過!”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